Feeds:
文章
迴響

小林多喜二復活了(劉孝春)

 

原載於2009年4月《兩岸犇報》創刊號 繼續閱讀 »

廣告

黨生活者(小林多喜二)

  
  我正在盥洗室裡洗臉,窗外接連響起了一片腳步聲。這裡面有穿木底草屐的聲音,也有穿鞋子的聲音。另外還夾雜著大聲地談話聲。看來是第二車間放工回家的工人們正好打窗子底下經過。
  
  「還沒有回去嗎?」 繼續閱讀 »

   小林多喜二這個被超越國界的「無產之民」(二~三○年代日本五一勞動節歌詞中的一句)所悼念好幾個世代的日本普羅文學的慧星,逝後已七十五年。而在今年初,突如其來的,發生了小林生前發表的《蟹工船》的狂售熱賣大風潮。驚動、沖擊了低潮一段時期的文學、評論、思想運動各界的大、小團體。紛紛召開各種形式的研討會。小林的傑作《蟹工船》發表是1929年。而他本人慘遭日本特高虐殺是1933年。他參加在北海道勞動運動的最早記錄是1926年。這前後七年,是日本的左翼旋風時代。而在當時處在植民地時期的台灣,也以26年為契機進入了植民地左翼人民抗爭運動期。 繼續閱讀 »

一九二八年三月十五日
小林多喜二 著

樓適夷 譯

本篇原名《一九二八·三·一五》,發表於1928年《戰旗》雜誌十、十一月號。譯文根據1954年巖波書店文庫本譯出。 繼續閱讀 »

思考小林多喜二的《蟹工船》暢銷旋風的意義

原載日本《思想運動》雜誌,中譯載於《批判與再造》,林書揚譯 繼續閱讀 »

蟹工船(小林多喜二)

  
  日本和中國的民眾從來是兄弟。資產階級欺騙民眾,用他們的血來畫開一條界線,並且仍然在畫著。
  然而無產階級及其先驅者們,卻正用血來沖刷著這界線。
  小林同志之死,便是其實證之一。
  我們知道,我們不會忘卻。
  我們將堅定地沿著小林同志的血路攜手前進。
 

——魯迅

  這部作品小所描寫的事實,對中國的無產階級來說,或許是陌生的,並不像它在日本那樣。但是,假使用《蟹工船》中極端殘酷的原始性剝削和囚徒式的勞役,原封不動地來代替束縛於各國帝國主義而牛馬不如地被強制奴役的中國無產階級的現狀,難道不可以麼?是可以的!那麼。這部貧乏的作品,儘管貧乏,也能成為一份力量。這一點,我是堅信不疑的。

——小林多喜二 

繼續閱讀 »

小林多喜二之死(手塚英孝)

  一九三三年二月二十日,剛過正午,多喜二在赤坂福吉町的餐廳裏和今村恒夫[1]碰頭聯絡。這是一家頗為別致的小店,座落在赤坂花柳區的後街。當天,他們兩人打算和在共產主義青年同盟的領導機關工作的三船留吉取得聯繫,準備花些時間好好地開一次會。 繼續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