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迴響

藏原惟人著、丁大譯、邱士杰掃錄校正
原載於:藏原惟人﹐〈小林多喜二文學作品的時代意義〉收錄於《文化譯叢》﹐1982﹕2﹐16-23。 繼續閱讀 »

2003年《赤旗》社論(邱士杰譯)

  今年﹐是著名作家﹑日共黨員小林多喜二逝世七十週年﹙2月20日﹚與誕生一百週年﹙10月13日﹚的週年紀念。 繼續閱讀 »

小林多喜二相關作品介紹

http://thejapanarchyclass.blogspot.com/2007/09/super-big-takiji-post.html

寫于2004年的一篇舊作

 

從高爾基與列寧談起﹙1908﹚

□1908年﹐列寧﹙右﹚、高爾基﹙中﹚與A. A. Bogdanov在義大利的卡布里島﹙Capri﹚玩西洋棋﹐列寧開懷而富感染力的笑容﹐以及高爾基在一旁饒富興味的“觀戰”。讓人完全看不出這是1905年革命失敗之後的景象。1905年﹐列寧發表《黨的組織和黨的出版物》﹔1906年﹐高爾基完成了其代表作《母親》。

  1905年11月列寧﹙V. I. Lenin﹚動身從國外返回聖彼得堡﹐準備直接發動並領導第一次俄國革命。同月﹐列寧在《新生活報》上發表了一篇名為《黨的組織和黨的出版物》的文章。針對在什麼情況下“自由的寫作”才是可能的﹐他在文章中做了這樣的說明﹕

這將是自由的寫作﹐因為把一批又一批新生力量吸引到寫作隊伍中來的﹐不是私利貪欲﹐也不是名譽地位﹐而是社會主義思想和對勞動人民的同情。這將是自由的寫作﹐因為它不是為飽食終日的貴婦人服務﹐不是為百無聊賴、胖得發愁的“一萬個上層分子”服務﹐而是為千千萬萬勞動人民﹐為這些國家的精華、國家的力量、國家的未來服務。這將是自由的寫作﹐它要用社會主義無產階級的經驗和生氣勃勃的工作去豐富人類革命思想的最新成就﹐它要使過去的經驗(從原始空想的社會主義發展而成的科學社會主義)和現在的經驗(工人同志們當前的鬥爭)之間經常發生相互作用。
[1]

繼續閱讀 »